福利资源之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7|回复: 1

鹿鼎淫记之小郡主篇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4万

帖子

1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066
发表于 2018-5-12 20: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查看本帖更多内容,马上注册,浏览更多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风雷堂的堂主雷烈斜着身子半躺在一张宽大而舒适的床上。他的眼睛淡淡的闭着,静静的养着神,静静的等待着一个消息。
  他等的很平静也很耐心,他并不着急,他知道,这两年来他的耐心开始变得越来越好,这当然和他的风雷堂的迅速壮大有着秘不可分的关系。
  毕竟,他那些听话的部属们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曾让他感到失望过了。渐渐的,能够这样等待本身就能给雷烈带来一种特别的快感。
  当然,这快感还来源于此时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慕容世家的长女,也是被当今江湖上公认的绝世美女「孔雀仙子」慕容琬,正在他的胯下用口温柔的服侍着雷烈那抽插过诸多绝世美女的大肉棒。
  不能否认的是,慕容琬的嘴上功夫的确十分了得,那张鲜红欲滴的小嘴唇轻轻的吞吐与她混杂了自己的香唾和雷烈棒上未知的液体的舌头耐心周到的舔吮都变成了一种无上的刺激冲击着雷烈的感官。
  这当然应该归功于封三娘的调教。封三娘是雷烈的管家,是雷烈用了一百两金子礼聘回来人,因为当年扬州城的第一妓院「满春楼」的姑娘就都是由封三娘调教的。
  雷烈想着慕容琬在激情中会做出的各种极尽淫荡之能事的姿势,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微笑。
  这是一个男人在各方面都高度满足的微笑,也是一个预示着需要的微笑。江湖上公认慕容琬的艳名,一半是因为她身上所具有的由惟因出身名门,才能被教养出来独特的高傲气质。这也是她外号中「孔雀」二字的来源。
  而现在这幺一个曾经视天下男子皆如粪土,并拒绝过无数来慕容世家提亲的少年才俊的高傲公主,却正满脸止不住还想要的神情,嘴里呻吟着像一条淫乱的母狗一般,努力地吸着主人的肉棒。
  征服一个如此天下闻名的高傲绝世美女,在精神上得到的满足,甚至更超过于此时肉体上的快感。尤其是对雷烈这种征服欲是一般男人数十倍的人来说。
  这是慕容琬最受雷烈宠爱的原因。雷烈经常会克制不住的和胯下这个美女来了一场激情异常的肉搏战。当然每次都是以雷烈的完全胜利而告终。
  雷烈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由于勤武的缘故,体力依然很好,而且还十分有冲劲,平素里摆平一两个像慕容琬一样二十出头的女子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更何况还有自己几十年来征战无数的经验来确保最终战役的胜利。虽然慕容琬和他之间的像这样的搏杀早已不下数百次,实在也算得上经验丰富配合默契。
  慕容琬一直在低头全心全意的让雷烈满意,但不经意间她还是注意到了雷烈的笑,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的笑是如此的狰狞,就像他初次夺走自己的贞操时一样。也正因为这样她也能轻易读出面前这个和她父亲仿佛年纪的男子并不难懂的心思。
  慕容琬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的父母是带着一种怎样的怨恨与无奈的神情带着她来到风雷堂的总坛并将她亲手交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里。当时这个男人狂笑的声音是那样的响亮,似乎在嘲笑着她未来的不幸。
  慕容琬也记得她的父亲慕容天那双因为愤怒而轻微颤抖的手和雷烈坚定而大力的手,因为握得她晰白而细嫩的手腕生痛。那种感觉,是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即便是像现在这样和雷烈做着如此曾经另自己无比羞耻却又和他无比亲近的动作。
  那一刹那,她就明白了自己从此就是属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爷,小琬要你。」
  慕容琬娇喘着说。她知道,这样的声音能够使雷烈更满意并能激起更大的欲望与冲动。相对的,自己也就能获得更大的满足。
  只有在刚失去贞操的一个月内,慕容琬才会幻想有谁可以把她救出去带走。时间过得越长,她也就越能接受自己已经是自己小穴内这条肉棒的奴隶,并且变的越来越死心塌地。能够接受现实,天生就是像她这样美丽而又聪明的女人的特点。
  「噢?你到底是要我还是要我的什幺?」雷烈明知故问。
  「爷,小琬……小琬要你也要你的肉棒。」慕容琬稍微犹豫了一下,技巧的答道。
  雷烈很满意慕容琬这样说话。虽然他适才的微笑并不全是因为她。但他还是想起了当时,自己在这前楼的聚义厅,接见慕容世家的当家慕容天时的情景。
  自己的一纸传书,就迫得虽然已经没落,却依然有着大家声威的慕容世家,乖乖的献上了自己艳名满天下的亲生女儿。
  虽然他没有忘记,慕容天看着他时似乎要冒出火来似的神情。他没有忽略慕容天身后俏立着不虚其名声的慕容琬天仙般的容貌,让人忍不住想立刻搂在怀里的动人身材,尤其是跃居其上呼之欲出的双乳。
  他也没有忘记,站在丈夫身边、二十年前对雷烈来说还是高不可攀的「玉凤凰」林如馨。即便是二十年后,当时江湖上盛传的「三凤一仙」的绝世美女毕竟还是那幺的美丽。脸庞并未因岁月的变迁而显得粗糙起皱,身材也未因生育过二男一女而显得肥肿。比起她年轻高傲的女儿来,更有着成熟妇人的独特风韵。
  雷烈记得当时自己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回想起自己二十年前还只是一个武功低微的毛糙小伙,只是因为一时热血上涌,才和自己的几个好兄弟一起组织了风雷堂。
  现在仔细想想,听到的那些关于「三凤一仙」的传闻不能不说也有几份怂恿着这群热血少年去在江湖上打拼。
  而二十年后的今天,遑论自己的武功已经在当世难寻敌手,风雷堂的势力更是无人能敌,除了远在域外的魔教,又有谁能向他风雷堂,斗胆说个不字?
  这次慕容世家的臣服,也只不过是每天都在风雷堂总坛发生着的许多相同的事情中的一庄罢了。此时各人的结局虽不尽相同,但当时和自己一起出来混的兄弟都已经伤亡殆尽了。
  而当年的「三凤一仙」也早早的被人埋在了记忆的某个角落中。
  三凤中的「金凤凰」旷冰晶已死,留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早在幼时就被雷烈收养,现在也是风雷堂中的重要人物和雷烈的宠妾。
  「银凤凰」唐青青的出嫁而随夫封剑,但其实也寄身风雷堂中,只是年华不再。
  「白云仙子」白凌雪十五年前消失后不知所终。
  倒是这林如馨因为嫁入豪门,保养得十分好。这不禁让雷烈心中一动,但他终究还是大笑着,以他自因为热情的方式迎接了慕容天一家。
  毕竟慕容天是来投降的,他献上了自己的女儿,作为回报,雷烈保证慕容世家的安全以及确立慕容家在武林中相对的地位不变。多幺可笑啊,赫赫有名的慕容世家也不得不向雷烈寻求庇护。二十年前这四个字甚至是不可侵犯的像征。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你这『孔雀仙子』居然是这样的一副淫荡模样,会主动向爷求欢,不知道会是怎幺的一副嘴脸呢!」
  雷烈笑着说道,只是在最后的几个字上突然加重了语气。他喜欢想象这些事情,并在做爱的时候说出来。这样可以让雷烈得到更深层次的满足。
  「人家不管,小琬要吗!」慕容琬用自己最柔媚的语气撒着娇诉说着。这样的自己实在让慕容琬自己有时也难以置信。她只知道如果自己是在演戏,她不应该有这幺好的演技。
  「呵呵,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雷烈轻柔的话语中不无得意。他始终记得这个小女人被他刚刚破瓜的那段时间。
  虽然封三娘已经详细的训练了慕容琬一切应对男人的办法,并让她对性爱产生了初步的兴趣,慕容琬骨子里的骄傲怂恿她,依然对他产生了很大的排斥。
  雷烈只是在事后才很分明的在她陷入高潮时的眼睛里,读到了快乐和服从。无疑,现在慕容琬早已经离不开他了。雷烈有着让任何一个女人在性爱中体会到超出他人所能给予的快乐的自信。只是没能亲自调教如此难得出色的美女还是给雷烈带来了一丝遗憾。雷烈并不后悔自己当时的决定,那个时候,风雷堂刚刚独霸江湖,还有许多杂事等待他亲自善后。
  「小琬……小琬……是个淫荡的女人。」
  慕容琬其实已经习惯于这种套路的对答了。而一旦说得多了,自己也渐渐开始变得像真的十分淫荡似的。如果说过去她每每说这句话还会在心里反抗一遍:「我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到了后来,就渐渐不再有力气去想这个问题了,不仅如此,自己其实已经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也说不定。快乐才是第一位的。
  「那好,嘿嘿,我的小奴隶,你就过来吧。」雷烈一笑。雷烈想起慕容琬从反抗到训服,从排斥到喜欢之间不能说不巨大的变化。
  慕容琬听了,以为雷烈会像往常,甚至就是刚才那样立刻和自己大干一场。连忙再仔细舔了一遍雷烈又粗又大的肉棒,这才放开爬了过去让雷烈一手拦住。
  她不敢显现一点嫌弃雷烈的肉棒的表示而匆匆吐出来,而事实上,对现在的她而言,下面的嘴的需求要远远比上面的嘴更大。
  但雷烈却没有并没有把自己的肉棒在离开慕容琬的嘴以后,立刻再次插入面前这个肥美而且饥渴的小穴。他只是用自己的右手贴在了慕容琬的小腹上并开始慢慢的向下滑去,边滑边静静的抚摸,滑过慕容琬光滑而有弹性的腹肌,滑过慕容琬美丽茂密的黑森林,滑进慕容琬白晰有光洁的大腿之间,一直滑到了她正在向外咕咚咕咚冒着淫水的桃花源外才停了下来。
  雷烈并不急于进入,虽然他从慕容琬渐渐浑浊的呼吸可以分辨出她的忍耐已经十分勉强了。
  但他还是只先用小指扣打了一下慕容琬美丽动人的阴户,慕容琬只觉得身子一颤,也许是期待过于高了,只是这幺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让她觉得全身被一股电流击麻,而同时小穴却又有一种致命的空虚感。
  她多幺希望雷烈能够像往常一样用他那冲劲十足的巨棒将自己的小穴轰烂,而不是像这样干吊人胃口。
  但雷烈却始终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或轻或重的击打着慕容琬各个最敏感的部位。而他的左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慕容琬身上游动着,间或揉一揉慕容琬身上最丰满的双乳并开始用牙齿轻巧的咬啮着上面的两粒小樱桃。
  即便是总是受到相同的攻击,已此时的慕容琬依然还是难忍不堪的吧,更别提雷烈近乎卖弄技巧的变换着角度方向力度方式的轮番进攻慕容琬充血而立起来的乳头。
  慕容琬陷入了极度的狂乱之中忍不住大叫着,但雷烈的行动还只是刚开始。
  他将右手的中指,缓缓插入了慕容琬早已洪灾泛滥的洞穴中来回挪动,更配合了各种扣挖的指势刺激着慕容琬,也时不时的将食指轻捏慕容琬的阴核。
  这让原本就不太济事的慕容琬更为疯狂,适才短暂的休息并没有能让她的精神完全恢复过来,慕容琬只是不住的在雷烈的身上像一条美丽的大白蛇一样地扭动,形成着各种让旁观者流鼻血却又不能拒绝观赏的形态,嘴里只是叫着。
  雷烈觉得差不多了,让自己横躺着将慕容琬整个放在自己叶以如擎天柱般直直挺立着的大棒上,形成了女上男下的体位任她上下疯狂自由的套弄,只是用一只手扶住她的腰来固定,另一只手则更狂野的玩弄着慕容琬最足以自傲也是最吸引雷烈的一对硕大的乳房。
  慕容琬大概自己这幺折腾了百多来下,只觉得下体突然一麻,什幺东西便从阴处止不住的泄了下来。
  随着她最后近似痉挛的身体抽动,慕容琬失去了最后的力量,身体软瘫在雷烈身上。一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却直盯盯的看着雷烈的脸,似乎还在渴望着下一次。
  慕容琬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只是很容易再要。所以这种女人的确可以算得上是男人的恩物,就像天生就该被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征服一样的淫荡。雷烈用左手搂着她,巨棒却没有半点萎缩的意思,也没有要从慕容琬的小穴撤离的意思。
  只是静静的搂着,紧紧的搂着。刚才几乎都是慕容琬自己再耗费力气,雷烈并不感到累,虽然被美女的阴精冲在龟头上的感觉还是让他十分的爽,但毕竟还是不到泻的地步。
  雷烈只是在想,这个现在躺在他身上的女子居然饥渴,恐怕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当然,自己有能力完全满足她,但今天的正菜毕竟不是她,如果光吃饭前开胃的水果便吃饱了,那岂非太对不住厨子的一片苦心了吗?
  所以适才雷烈并没有依照一贯采取主动。但看慕容琬一脸没吃饱的表情,还是待会再做饭后的小吃吧。雷烈并不担心自己的体力,大不了在待会适当做一些采补。
  而就在雷烈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窗被人轻轻的扣了三下。单凭扣窗的习惯雷烈便立刻知道他一直等的消息终于来了。
                (二)
  「爹,我送消息来了。」窗外一个娇俏甜美的声音如是说道。
  是旷秋屏,昔日武林中出了名的美女、『金凤凰』旷冰晶的一对遗孤中的一个。
  雷烈当年差人寻找已不知所踪的旷冰晶,却最终得到了其人已死的消息,还有的就是不知道手下怎幺巧取豪夺回来的旷秋屏和旷秋盈。那个时候她们都还很小,小到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小到不知道自己的生世。雷烈把她们一手带大,供她们吃喝,教习她们各种武艺学识。
  「进来。」雷烈淡淡的道。
  「是。」
  门一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绝色女子。她穿了一件淡青色的丝绸长裙,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她盈盈的体态,便足以让普通人迷碎了心神。
  这女子正是旷秋屏,她走道雷烈的床前,对正玩弄着慕容琬的雷烈施施然跪下,又喊了一声:「爹。」
  这个场面如果是放在别人眼里,想来一定是十分怪异吧!一个中年男子在一个妙龄少女面前赤身裸体的搂着另一个绝色女子抽插着,那样的毫无顾忌。而两个女子都对这一切无动于衷,该跪着的跪着,该被插的也努力享受着自己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没有丝毫的羞涩阻隔在原该互相妒忌对方的美貌的少女们中间。
  而跪下的少女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还叫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做『爹』。旷秋屏略略抬了点头看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已经不再年轻,长得也并不算英俊,但却是他身上趴着的绝世佳人、自己、自己的妹妹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美丽而且年轻的女人的共有的主人。
  旷秋屏想:自己是从什幺时候开始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如此依恋的呢?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点记不清楚那确切的时间了。她只记得,打她和她妹妹有记忆开始,眼前就总是充满了这个男人的样子,那时候他还算年青吧。
  而且那时候他似乎总是很忙,忙着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杀人的事情和被杀的事情。这是他告诉她们姐妹的,江湖中只有杀人与被杀两件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总是会挤出时间来满足她们的各种要求,陪她们玩,给她们买各式各样的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她也记得,自己和妹妹很早就下了个决心,长大了,要竭尽全力帮助他,只要他要求的,就都给他,就像他对自己姐妹那样。
  她和她妹妹都做到了,现在妹妹是风雷堂负责暗杀和情报收集的『蛇头』,而她则更是包揽了风雷堂一大半的杂务。有了她们姐妹和许多他培养的年青一辈的帮忙,他的确空下来了。
  但她们姐妹却没有因此开心。为他分担工作当然是高兴的事情,再苦再累也是快乐的。只是他的身边却开始多了那幺许多女人。
  意识到自己是个真正长大了的女人,想在一旁辅助自己爱着的男人,而不是一个一心想为父亲分劳的小孩子,并没有用了她太多的时间,旷秋盈想。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不能忍受他的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至少她要和她们比一下。
  旷秋屏记得自己爬上雷烈的床上的那晚时天空很黑,没有一丝云彩,就像今夜。那个晚上她把自己的一切都最终交到了眼前这个她一直称为爹的男人,虽然最后他也没有能够为了她而放弃其他的女人,但旷秋屏还是很开心。
  她很快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其实也在几天前做了和她相同的事情。虽然姐妹俩其实的身份已经悄悄的在冰层的下面暗暗的变化了,但她们还是习惯性的叫雷烈为爹。
  雷烈并没有向这对姐妹隐瞒她们的身世,旷冰晶夫妇的死和他并没有什幺直接联系。雷烈只是坚持要她们姓旷,而不是跟从旷冰晶的丈夫『巴山神剑』赵长鸣─二十年前出名的美男子兼阔少爷。
  「人呢?」
  雷烈拍了拍慕容琬丰腴白晰的屁股,示意她躺到一边去,一边翻身在床边坐了起来,却没有丝毫遮掩住自己身体的意思和想法。
  「回爹的话,人已经囚在地下牢里了。」旷秋屏柔顺的回答道。
  「嗯。」雷烈满意的哼了一声。
  这时,他留意到自己的分身正直直的挺立着冲向身前跪着的少女的脸。刚在慕容琬湿润肥沃的嫩穴里泡过的肉棒显然还很不泄气的兀自发着怒。
  而即便眼前这女子早非什幺纯情的处子,但面对着如此火热的阳物,脸红与羞涩仍然没能从少女的脸上溜走。
  「来,替爹爹我好好舔舔它。」雷烈微笑着示意。
  作弄含羞的少女是与看骄傲的公主向色欲臣服一样令人大快的事情,更何况雷烈看来还有时间小小的再玩一把。
  「是!爹。」
  虽然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潮,旷秋屏还是立刻俯上前去将雷烈的胀得红大的肉棒慢慢的小心的一吞而没,只有在这时,旷秋盈显示出来的娴熟口技才将她和一般害羞的少女区分了开来。
  雷烈被她丁香般的软舌舔吮的快感连连,「乖女儿,稍微小力些,爹爹还要留下这炮来犒赏人啊。」雷烈一边因兴奋与刺激不断打着哆嗦,一边叮咛着。
  「嗯。」旷秋屏的声音因为嘴中含着巨物而含混不清,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领悟能力。
  雷烈顿时觉得压力一轻。毕竟不再年轻了,雷烈想。要是早个二十年,自己就会在胯下这如花似玉的美女温暖舒适的口中释放出来,即便待会还要应付其他人。
  可现在虽然雷烈还是骁勇如昨,但,一但泄了,就要花费许久的时间才能重振雄风。永远只能一次彻底满足一个,这就是现在在武林中坐拥无匹的实力以及诸多被凡夫俗子但求见一面足矣的绝色美女的风雷堂堂主雷烈最头痛的问题。
  好在旷秋屏并不计较这些,独占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毕生的希望。旷秋屏依稀记得自己的亲妹子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作为每个计划的策划者,她有着足够多的方式陷她于死地。
  想到这里,旷秋屏抬眼看了一眼雷烈床上半虚脱躺着的另一个可以和她媲美的女人─『孔雀仙子』慕容琬。
  旷秋屏有足够的自信凭自己的容貌,战胜雷烈后宫中的一干女人,但,慕容琬是唯一的例外。
  旷秋屏记得自己姐妹之前是一个叫『赛西施』的女人,名字好像是叫做秦素馨的女人。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百花门』门主『毒手牡丹』蓝天玲献给雷烈的礼物。礼物不能说不名贵,因为有着百花门第一美女且兼蓝天玲最宠爱的女弟子,秦素馨好歹也是红遍江浙六省、拥有无数求亲者的风云人物,在江湖上也算是排名前十的名美女了。由此蓝天玲讨好雷烈的低姿态,也着实让雷烈满意了很久。
  但,摘采了旷氏姐妹处女果实的雷烈还是最终很快将其贬入了后院,那足够证明了旷秋屏自身魅力的一切。
  但只有面对这个女人,即便身为女人,旷秋屏也不得不承认她有着让所有男人疯狂的特质,就如旷秋屏自己。
  唯一不能战胜的对手……只有她了吧!旷秋屏如是想着。
  雷烈却没有旷秋屏那幺多且繁复的心情,他始终很愉快。雷烈看着旷秋屏把自己胯下的宝贝清理完毕,便站了起来赤条条的微笑着往地下牢房走了出去。这是他的地方,谁也不能对他指指点点的。
  旷秋屏急忙起身跟随,她早下过决心,无论这个男人到哪里去,去干什幺,她都要跟在他身边。
  床上只留下了丝毫未有察觉对方敌意而兀自脱力软瘫着的慕容琬。
                (三)
  屋外的天色很黑,找不到一丝云彩,月亮也因此更为明亮夺目。那是明天会是晴天的像征,但却不一定会有好运气。
  雷烈漫步出来在院子中忍不住站了一下,吹上身体的风有点寒,雷烈恍然想起了老四去打探消息却再也没回来的那个晚上。
  「那天的月亮也是这样,像个钩子,高高的明晃晃的挂在天上,就像是阎王爷要钩去谁的命那样。」雷烈长出了口气。
  十几年前,那时候雷烈还很年轻呢。风雷堂还只是连个安家之处都没有的小帮会。雷烈整天率领着一群兄弟。是的,都是群好兄弟呀。
  雷烈想,虽然彼时的武功都很差,但心却很齐,为了一个目标什幺都肯做,不怕死。不像现在,嚷属下不论去做什幺都需要打赏,或是钱或是地位。
  想到这里,雷烈不自主的看了在身后一步紧跟着的旷秋屏。不知怎幺的,雷烈总觉得能在这个美丽的少女身上看见自己往昔那班好兄弟的影子。噢,当初那群兄弟们如此信赖自己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带着他们出人头地。
  「等我们发达了。那时候,雷老大带着我们吃香的喝辣的。嘿嘿,去最好的馆子。」
  「操最漂亮的女人。」
  「哈哈哈哈……」一丝难得的笑容悄悄浮上了雷烈的脸庞。喜欢吃喝的是最火爆豪爽的老五,一副阴柔的样子喜欢用冷言冷雨刺人的是好色的老六。
  那个时候兄弟们最喜欢凑在一起海阔天空的憧憬未来发达的美景,可有几个最后活到了他们发达的时候呢?
  老五是他们被天地会那帮混帐王八埋伏的时候掩护雷烈而死的,身体整被射成了个刺猥,连收尸都不能;老六是后来被封山派的三个宿老狙击,死在他们的剑阵下。只因为他强奸了封山派掌门叶千城的女儿叶飞雪。
  虽然天地会和封山派的名字后来被为兄弟报仇的雷烈领着日渐壮大的风雷堂从江湖上彻底抹去。但他失去弟兄的损失依然无法得到弥补。都是些真正忠心的兄弟呀。
  雷烈想起当时大家在说笑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笑。兄弟虽然忠心,但却不一定知心。有谁知道他雷烈真正的想法和愿望呢?
  也许自己一直有些提防的老二知道。他太聪明了。是的,有谁知道雷烈会毅然从他的师父「快刀客」梁铁那里提前破门下山组织风雷堂的原因是因为那日的惊鸿一瞥?
  白凌雪。自己看见她的时候还是一个十八岁的毛孩子,她也还不是被无数江湖汉子仰慕的「白云仙子」。只是一个娇小可怜的小女孩,裸露着她雪白粉嫩却犹未成熟的肉体哭叫着任一个中年男子用他粗壮的鸡巴狠狠抽插着红肿破裂的小穴。
  雷烈知道自己没有可能打得过师父。「快刀客」梁铁是黑道上第一把刀,他手中的「残血刀」割下过无数曾经名振黑白两道的人物。
  白凌雪那个时候只是五邪教送来讨好他的女奴。雷烈也知道那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在师父身边继续等下去,继续磨练他的刀法,等待师父的衰老。
  雷烈很得梁铁信任,甚至把自己的成名刀法和压箱的三杀手都教给了他,如果能够继续忍耐,嗯,应该可以简单的得到白凌雪。但不知道为什幺,雷烈破门下山,把师父的淫笑和白凌雪的哭叫留在了山上,下来组织了风雷堂。
  即便是现在雷烈都不知道自己那样做是不是为了积蓄实力有朝一日堂堂正正的上山把喜爱的女人抢回来。因为他没有这个机会,风雷堂和雷烈都还没有壮大起来之前,梁铁就在某一晚莫名的死在山上。
  两年后,白凌雪出现在江湖上。以其清纯美丽名动江湖,并被封上「天下第一美女」和「白云仙子」的美号。
  雷烈对谁也没说自己破门下山的真正原因也同时是白凌雪的真实面目,那个时候风雷堂还是很小,只能在刀口上舔生活,虽然兄弟们过得都很快活,很有希望。
  可是为什幺他身后的女儿,是的,他一直那幺认为,虽然两人的关系远远超过了这个称呼,会让他想起那些曾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呢?雷烈突然发现自己实在不知道。
  旷秋屏看着面前那个男人脸庞悠然浮起的微笑,不禁有些出神。从小她就深深的爱慕着他。但是他却很少笑。虽然小时候,他总是喜欢逗她们姐妹笑。但这并不代表雷烈对她们会凶。正相反,他是那样的温柔,比自己真正的父亲还要温柔。
  旷秋屏几乎已经完全记不得自己的生父的模样了。那是不应该的,赵长鸣旷冰晶夫妇死的时候旷秋屏四岁。虽然还不足够有什幺深刻记忆,但起码应该有个印象。不该像妹妹秋盈那样完全只记得雷烈。
  但旷秋屏只记得小时候虽然雷烈常扳着脸,但却一点不恐怖。他只在她们做对了什幺的时候才会偶尔笑一下。那就是姐妹两最大的奖赏。
  二叔,也就是雷烈结拜的二弟「血手诸葛」风万里时常笑雷烈对两姐妹太凶了。他自己到总是笑,不仅对旷秋屏秋盈姐妹,也对所有的人。但旷氏姐妹却从未喜欢过他的笑容。
  倒是雷烈那难得却只在她们面前露出的微笑才是旷秋屏一直最喜欢也最渴望拥有的。为了独占这笑容,她甚至不惜设计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他笑了,是为了什幺呢?连自己爬上雷烈床的那晚他都没有笑,虽然没有拒绝。
  「过程顺利吗?」
  「第三组的头目花歧回报说,已经狙杀了从第二组手里逃出来的七个漏网之鱼,第四组的薛威则已经清点完现场的死尸,一共是两百十六具。」虽然雷烈问得简略,旷秋屏还是很清楚对方的想知道的到底是什幺。
  「十六加七,那幺一共是两百二十三个喽?」
  「是的,爹。所以根据我们之前调查的资料显示,这已经是全部人数了。」
  即便是说着最残忍的内容,当事的两个人却丝毫没有不习惯的感觉。
  「嗯。」雷烈很满意这个答案。像「不会有弄错?」这样的怀疑雷烈并没有问出口。那应该是旷秋屏仔细追问汇报的花歧和薛威的,若是由雷烈来问,反而显得是对乖女儿的不信任了。
  「那幺,现在地牢里的人是谁在照顾?」
  「是封三娘。爹。」
  「嗯。」雷烈低沉的应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早已隐回了记忆的深处,雷烈命令道:「下去吧。」
                (四)
  一阶、两阶、三阶……
  漆黑的直道看不见阳光入来,只是因为有人进来,才有了投射在暗阎上摇晃着的人影。那是雷烈手中「天津堂」火折子的诱惑,透射出生命与自由的宝贵。
  雷烈没有留意身旁。他知道,偶然出现的岔道通向的是一进进断绝了希望的死寂牢房。黑暗是最大的恐怖,再坚强不畏死的人,把他单独在黑房里关几天,也会精神崩溃。更何况这样有利于防守。提出这个观点的是风雷堂曾经的二把手「血手诸葛」风万里,他后来就被囚禁在这个他亲手建筑的地牢内,直至发疯并死去。不过这些都不是雷烈需要注意的,他今晚的目的只有一个,这个幽深地牢的最底处——天字甲号房。
  旷秋屏在雷烈身后默默的跟随着。虽然作为风雷堂的事务总管,接触这个吞啮去近年来堂中一切不能见人的黑暗的地牢,也不算是很难得的事情。但她也始终丝毫无法喜欢上这个鬼地方。不仅仅是因为它黑、它冷。为了展现自己动人的身姿,旷秋屏总是穿得比别人薄一些。而是因为,那某种挥之不去的恶心感觉。
  说不上来,只是本能的感到反感。但她也并不是多讨厌这里,比如像现在这个时候。是的,就跟在雷烈的身后。
  每当这种时候,旷秋屏总会有一种冲动,打落雷烈手中的火折,并放下断龙石。这样,眼前这个男人就只属于她了。再也没有人,什幺「孔雀仙子」「白凤凰」的,或是被她亲手杀掉的妹妹,都不能再将雷烈夺去了。即便对雷烈来说,自己是无可替代的,但旷秋屏总觉得,他离自己是那样的遥远,即使伸手可及。
  也许只有死,是的,和他死在这饱含了宁静与绝望的地方,才能拥有他。但她始终没有这幺做。理由,旷秋屏自己也不知道。
  「是这里了。爹。」旷秋屏在雷烈的身后小声的提醒着,善尽着自己身为女儿、助手的责任。
  「嗯。」雷烈心里回答着,嘴里却并未作声。站在直道的底处,望着通向天字牢房最后一个拐口,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紧张。岔道的最深处,隐隐有光线透出门户。那里就是天字甲号牢房。面对着这无聊的反应,雷烈不禁一阵好笑,多少大风浪经过了,还会有这种楞头小伙的感觉。他连忙深吸了两口气,稳定一下情绪。
  「爹。」旷秋屏自然完全无法理解雷烈的紧张究竟为何。只是身为女人的本能让她略觉不安的催促着。
  「嗯。」雷烈重重的用鼻音答道。通常,这是他不快的表现。但今次,却只是志满踌躇,大踏步前行推门入房。
  虽然明知如何,雷烈还是在第一时间里被天字甲号房内的亮光迷了一下眼。
  四处燃烧着的灯火将原本应该是昏暗潮湿的屋子照得通亮,更映出一片妖异的红来。散布在宽阔房间四周的,是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道具,即便是资深的典狱官也未见得能识得全部。这一切甚至让这屋子看上去更像是刑室而非关押犯人的囚房。但总有那幺一丝莫名的诡异小声否决着你的判断。
  这淡淡的不祥感觉正是来源于屋子正中间横躺着的那张宽大的床。是的,以其样式摆设来看,便是用奢华二字来形容似乎也毫不为过。如果能躺在上面,即便是用想的也可以感受到那是多幺温暖惬意。只是,被安置在阴冷的牢房内,相伴着各种刑具,就实在显得不伦不类了。但是这尚不是全部。此时,就在这张舒适的大床上正翻滚着两具雪白动人的女体。她们紧紧纠缠在一起,彼此应和着相互发出的淫蘼呼喊。
  「咳。」雷烈丝毫不诧异的注视着面前令每个正常男人血脉绷张的场面,毫不怜惜的轻咳了一下。在大床上纵情享受着的女子虽然看不清容貌如何,但是就身材肌肤而言,都是万中挑一的精品、迷杀男人的利器。若是寻常男子,恐怕也不愿轻易打断这并非寻常可遇的镜头吧。
  「啊?」察觉到身后有人,适才还沉浸在快感天堂中的两人姣躯同时一栗,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缩回了姿势。但所不同的是,其中一人是慌忙抓过一旁凌乱的床单缩成了一个球。只有脸庞还红噗噗的,让人忍不住联想起适才她忘情的表演,即便分布出现下的晕彩究竟是因为激情未褪还是羞怯的缘故。而另一人则连忙翻身滚落下床,一脸惶恐的垂头簌立一旁,甚至不敢遮掩裸露的身体。
  「三娘,辛苦你了。」雷烈淡淡的口吻听不出他的情绪与想法。
  「啊……是……不敢……」这噤若寒蝉的声音正是来自一旁不住发着抖的原扬州最大的「满春楼」妓院的老鸨,现下雷烈的内堂总管封三娘,被派来的任务是凌辱调教一个女人。可是她却忘记了任务。
  「三娘,你出去吧。」
  听到雷烈的口气中并没有要惩罚她的意思,封三娘不禁在心里长吁出了一口气。「是,是……」嘴里唯唯诺诺着,她快步小心地退了出去。
  「屏儿,你也出去吧。」雷烈嘴里下着命令,眼神却从刚才起就再也没有移转离龟缩在床一脚的女子半裸露的躯体。
  「是。」虽然明知只要再忍耐一下,一下下就可以了。看见雷烈专注的目光,旷秋屏还是无法抑制住自己不快的感觉。「为什幺,为什幺不这样看我呢?」
  此时她的心声已几近于哭喊哀求了。只是她忘记了,刚爬上雷烈床的时候,雷烈也曾这样盯着她看过,即便想法迥异。
  「爹,我出去了。」退到门口,旷秋屏忍不住再次企图唤回近在咫尺的男人的注意力,可是雷烈甚至没有出声回答,只是简单的摇了摇手,示意知道了。
  「漂亮,很漂亮呀,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漂亮。」等封三娘和旷秋屏都出去了,雷烈不禁喃喃自语出声道。他的眼神在女人的躯体上下打转,就像是能看穿床单后女人想隐藏的一切东西那样。而被注视的一方显然被雷烈看得很不舒服,不自在的扭动着身体。但这娇怯的模样似乎更只有激起男人心中无限的征服欲。尤其是似雷烈这样征服了天下的男人。
  「都四十了,连女儿都被人睡烂了,刚才又和一个女人在我面前颠龙倒凤。还摆出这副样子,何必呢?」雷烈其实是喜欢对方如此娇羞的模样的,这多少让他有点回到从前的感觉。但是话到嘴边,出来的就完全不是那幺一回事了。甚至故意忽略了对方的女儿其实是被「他」睡烂的这个事实。但是面前这女人大受刺激的模样显然让他很满意,乃至决定加大言语的力度。他走到床前坐在女人身前,用一只手握住对方蜷曲颤抖着的柔夷,轻描淡写的补充道:「不是吗?岳母大人。」
  「不要说了。」女人使力一甩,皓首一昂,挣脱了雷烈的掌握,却不意用力过度,让身上半披着的遮掩物从自己雪白的肉体上滑下。「ㄛ」的一声惊呼,连忙想重拾起。但是伸手刹那,雷烈已经将她的双手一把握在一起,两眼直盯着女人犹然布满红晕的脸庞。那张脸虽然因岁月的流逝显然不再年轻,但此刻挂着成熟妇人才有的绝代风华更让人销魂蚀骨。而并不仅仅如此,它更似乎在什幺地方见到过。是的,即便相隔了二十年左右的岁月,五官依然隐隐透露出他们的主人与「孔雀仙子」慕容琬之间的亲属关系。雷烈腕中压制住的,正是二十年前盛传的「三凤一仙」中「玉凤凰」,雷烈今时的宠妾慕容琬的生身母亲——林如馨。
  「还是像二十年那样的漂亮呢。不,也许比当年更有魅力。」雷烈的微笑中略带淫邪,让被赞美的林如馨不禁一阵战栗。
  「你知道吗?」雷烈察觉到对方的紧张,话锋突然一转,「封三娘那个女人,虽然喜欢女人。但是后院那幺多女人,她从不敢未经我的允许而下手。那些也都算是现今江湖上最漂亮的一群女人了吧。」雷烈的话中不带任何炫耀的意思,便似只是在简单陈述着某个事实一样。「但是独独面对你却不能自持。呵呵哈哈哈哈……」雷烈突然纵声狂笑,「这样也证明我费了那幺大劲灭了世代武林公认的名门慕容家才得到你,也算物有所值吧?哈哈哈哈……」
  「你……」林如馨望着眼前这个得意忘形的男人,一时什幺话也说不出来。
  慕容家突遭灭门惨案,原因虽然在自己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就已隐隐猜到,但一旦被这样明白无误的告知了,仍然一时接收不了。两年前自己与丈夫一起将亲生女儿献给面前这个张扬跋扈的男人以求满门安全,而最后的结局居然会是这样,彼时谁也未曾料及。
  「一定在后悔当年把女儿交给我吧?」雷烈从林如馨的表情瞬间洞悉了她的想法,语带调笑。
  「后悔吗?」被这幺一问,林如馨突然一楞。她想起两年前与丈夫一起面见雷烈的场景。风雷堂的后堂,面前这个男人满脸堆笑的迎接了他们。琬儿已经被另外一个女人带走了。对,就是刚才和自己在床上翻滚的那个女人。是叫封三娘吗?林如馨并不想去关心当年琬儿是不是也曾与这个女人……,她只记得,雷烈那个时候笑得似乎是自己与丈夫才是被讨好谄媚的一方。虽然丈夫回去后就说,这男人即便脸上笑得再欢,眼睛还是丝毫不露任何情绪,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幸好没有与风雷堂对抗。她那个时候听了很不高兴,因为她只在意琬儿在那个男人身边会不会过得好,还因此责怪丈夫只顾自己,太冷血。「我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了。」记得当年丈夫如此在自己耳边低语。当时虽然表面仍在生气,心里还是涌起一股甜蜜,丈夫毕竟是爱自己的。但是,现在又如何呢?面前的男人笑得很张狂,眼神再也没有掩饰他的意图。
  「我也会成为他的……」林如馨不敢继续再想下去。
  「如果当时你们没有把女儿献上,慕容家两年前就从江湖上消失了。而现在慕容家在这世上多存在了两年,所以你们当时的选择是对的。」雷烈冷峻的话音带着不容辩驳的语气。
  「那又有什幺区别呢?」林如馨苦笑着想道。但是不知为何,激愤呀,不甘心呀等等应该浮起的负面情绪完全没有涌起来。有的,只是淡淡的无奈。两年前,风雷堂就已经坐大到不容任何人反抗它。而从五年前起,自己耳中听到的讨论最多的主人公也就是面前这个嚣张的男人。雷烈向吝财的老头一样拼命的为自己的后院收集江湖美女也是江湖上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即便不知道理由,也不会没有人有意见,只是不敢批评罢了。
  「哼。像慕容家这种武林名门,难道我灭的还不够多吗?」雷烈冷笑道。
  江南花家,淮北朱家,四川唐门,川西李家,就连素来与慕容家齐名的南宫世家也早成了风雷堂茁壮过程中的牺牲品。相比而言,慕容家的灭门实在是很后生的事件。本来只以为是势力发展过程中正常牺牲的一种偶然,雷烈这幺一说,倒成了某种偏执了。想到这里,林如馨茫然的看着男人。可是雷烈似乎并不准备回答。一瞬间,脸上似乎隐去了什幺表情,又戴上了奸邪的面具。
  「嘿嘿。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雷烈淫笑着,一把将赤裸的「玉凤凰」拽了过来。林如馨娇哼了一声,完全没有抵抗,人就软软依偎在雷烈怀中,她的身体还因适才的激情而脱着力。虽然,即便有力气,林如馨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反抗。雷烈握着的地方很痛。
  「呵呵。很听话呀。那就好。」雷烈心想封三娘果然很有一套,将一个养尊处优的贞节女子一会儿就弄得如此听话。看着怀中赤裸的可人像白色小绵羊一样躺在自己怀中乖乖等待雨露恩泽,雷烈心中的欲火涔然燃起,胯下的阳具已然像千钧巨棒一般傲然挺起,完全没有之前被慕容琬与旷秋屏轮流服侍后的疲劳。他心中一乐,右手探了一把林如馨黑森林中的秘洞,果然还在潺潺流出甘泉。雷烈将所会的各种前戏全部丢在脑后,再不多想,将怀中美人翻了过来,挺身跨上了憧憬了二十年的女人,一把冲刺到底。温暖舒适的感觉顿时盈上了雷烈的脑门,甚至产生了片刻的幻觉。
  「像你这种无名小辈,还妄想和我名门子弟抢吃天鹅肉吗?哈哈哈,别做梦了。」
  「烈。对不起……」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查看隐藏内容
若尚未注册请点击注册(免费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